shawn

hi

【Norn9同人文】【室星朗x不知火七海】Live in the present

北水没原Kita_ne:

看到推广BG cp我就来了!第一次献给组长配的朗桑


这次组长的配音简直点32个赞,完全没让我联想到阿银,让我这个抖M兴奋不已!!


寂寞如雪的PO主求勾搭啊啊啊啊!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Live in the present


文:By Kita





 
 


“七海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从不过问失忆前的事情吗?”


晚上吃饭时,朗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。我愣住了。


当我的目光对上坐在对面笑眯眯的朗时,他正在用筷子把一块烧的金黄的土豆塞到嘴里,然后和上一口米饭,不紧不慢地嚼着。


……是啊,为什么呢?


从那场“最后的战斗”到现在,时间已经不知不觉地向前推进了五个月。那天朗被我消除记忆后,在加贺见的力量帮助下,他昏昏沉沉地睡了两天。期间加贺见决定好人做到底,又把我和朗送到了现在这间小木屋。


“怎么了?一直盯着我看。”


“……看看自己的恋人,也没什么奇怪的吧。”朗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。我快速地把碗里最后的几口饭拔到嘴里吃完,“今晚就由我来洗碗吧。做饭和善后,总不能让你把两样都做了。”


“啊,我的话做这点小事还是没关系的哦。倒是七海你,白天要准备过几天去小镇集市卖的药草,而我晚上又一直做勉强你的事,各种意义上都很辛苦吧。”


“……唔!”


糟糕,朗又说了这种令人害羞的话。我能感受到自己脸上的温度正在快速升高。


脸色没有变得太红吧?要是被朗发现我对他那些捉弄人的话语有反应,他以后会变本加厉的。


为了隐藏泛红的脸,我故作镇定地把头低下收拾餐具,浅紫色的头发因为重力的原因向前倾斜,遮挡了我大半的面颊。


这个人真是……既然知道是自己的原因让我变辛苦了,那你就稍微收敛一点嘛。


“做不到啊。”


“哎?”


“收敛什么的,我做不到啊。因为七海太可爱了~”


“……啊!”


 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我的身后,伸过手臂温柔地拥住了我。他把头凑到我的耳边,下把轻轻抵在我的肩上,身上淡淡的草香也不知不觉充斥着我的周身。


“真狡猾,我明明什么都没说。”


“呵呵……真是抱歉。”


“……有时我甚至怀疑你有了乙丸先生的能力。”


“哎,那是什么?”


“没事,自言自语而已。”


朗在失忆前就很会揣测人心的样子,这一点在他失忆后依然没有改变……倒不如说变得更加擅长了。


我的想法即使不说出来,朗也能察觉到。但相反的是,即使是在朗失忆了的现在,我还是无法洞察他内心的想法。他真是狡猾的人,轻易地读出别人的想法,却把自己内心所想埋在心底。


“看着你现在这样困惑着的表情,可爱得让我想……”


朗低说话时沉的声音和在我耳畔的湿热吐息,好像化成了灼人的火,又好像变成了酥麻的电流。心脏砰砰跳得好难受,一种名为“喜欢”的感情突然积满在胸口,多得简直要溢出来。


我默默地转过身来,伸手抚上他的左眼,褐色的瞳孔中映着我身影。而他右眼处覆盖着的纱布下,本来有一只漂亮的紫色的眼睛,但现在那里已经空空如也。


那天朗丢掉紫色义眼时,是不是就已经预料到事情的结局了呢?


是不是也预料到,会和我像这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呢?


“你能看清楚我的表情吗?”


“看不清呢,但是……能想象到。”


“想象的依据呢?”


“嘛~谁知道呢。大概是我脑海深处残留的记忆?”


怎么可能,你的记忆是被我亲手消除的。


——话虽如此,但是“消除记忆”究竟是不是绝对的呢?一度被消除的记忆,人到底有没有可能找回来,或者通过某个契机突然恢复……这些我都不能确定。


“真是不可思议,那天醒来后虽然连七海是谁都记不起来,但是一看到你的脸,心脏就会被一阵温热包裹住。”朗笑着低下头,我们的额头轻轻相抵。他的右手穿过我的发丝,环着我腰的左手微微收紧,我和他的距离又拉近了一些。他的棕发向我倾斜过来,他的瞳孔离我越来越近,他歪过头,嘴唇几乎要与我的贴上。朗压低了声音,听上去似乎有些沙哑,“就算我的记忆回到零点,唯独面对你时的这份感觉无法忘记。是因为太过于深刻所以铭记在灵魂中了吗,它大概已经变成了我本能一般最初的执着了吧。”


“……唔。”


我不由闭上了眼睛。嘴上的温热的感觉一点点的扩散开来,好像蔓延到了我的脑中,又好像沉到了我的心底。力气好像被抽走了,身体也变得轻飘飘的,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。


朗……


“呵呵,发出声音来吧,七海。”


“……才不要。”


“那可真可惜。虽然很想直接这样继续下去,但是……”意料之外的,朗痛快放弃了。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敲了敲吃饭的木桌,“要先把这些东西洗好呢~放久了会很难处理。”


朗放开我的身体,堆着满脸的微笑把碗筷拿去厨房。




说起来,自从教给朗方法后,家务几乎都是他做的,尤其是烧菜做饭。除了会用到菜刀的步骤(在我的强烈要求下)由我代劳,其他具体的烹饪和调味,都是朗一手完成。


这应该是从某天我给朗品尝了不知火家的秘传忍者大补汤后,他提出来的。


——“嗯……七海你听过这样一句话吗:上帝在给人关上一扇门时同时也会为他开一扇窗。所以说虽然我的视力在逐渐下降,但是相对的味觉却变得敏锐起来。以后就由我来负责厨房工作吧,七海就在饭桌前等着就可以了。”


不得不承认朗做的料理的确很好吃,但是我也会想偶尔进厨房为他做点有营养的东西……


“七海,怎么又在发呆了。”朗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,“快点过来吧,不是要洗碗吗。”


“啊……来了。”


我进入厨房时,朗已经把水放好了。他手里拿着条围裙,正一脸期待的看着我。


“啊,我可以要求看裸//体围裙吗~?”


“……我去拿下苦无。”


“玩笑啦玩笑~”


太奇怪了。朗失忆后连生活常识都是从头学起的,但是有些像这样奇怪的词汇和知识,我明明没有教给他他却能够无师自通。


“来~把头伸过来,然后我再在后面打一个结……完成~”朗帮我系上围裙。这条粉色的蕾丝围裙是上次在小镇集市里买的,虽然我觉得它不好清洗蕾丝太多实用性又低,但是朗好像十分中意。


“真可爱呐,可以每天都穿着它吗?”


“我拒绝。”


“害羞吗?这间木屋离小镇很远,没有人来也不会有人看到……”朗伸出食指,指尖沿着我的眉心徐徐划到眉梢,嘴角微微上扬,“就算万一有人路过看到,我也会……让他们全都忘了的。”


“……!”


冷冽的月光透过窗户打在朗的脸上。一瞬间,我不由睁大了双眼,却仍然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。


“朗?”


“……逗你的~”


朗一下就恢复到了像平时一样笑眯眯的表情,他宽大的手掌揉搓着我的头顶,掌心传来的温度甚至让我觉得刚才的瞬间只是我的错觉。


但那不是错觉,也不是玩笑。


虽然只有一瞬,但是我还是捕捉到了。那是朗久违的危险的气息,失忆前和他单独行动的时候经常会感受到。


这种感觉,危险却又让人着了魔似的想要靠近。


脑中有个想法一闪而过——朗会不会已经恢复记忆了?恢复记忆了,所以才从来不问过去的事情。


“……从吃饭时起你就一直心神不宁的样子。该不会,一直都在在意我之前问的问题吧。”


又被说中了。


“你失忆前,我们也曾在远离城镇的小木屋里住过,虽然只有一晚。”


“哎~是吗。”


朗的表情并不吃惊,好像对这个没什么兴趣。


“具体的事情,你不想知道吗……或者说,已经知道了?”


那晚发生的事情,对我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回忆。还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说“能力并不能代表你自己”这种话,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了朗身上温柔的一面。


但是对他来说,这可能并不是那么重要的回忆。


“哎~~”朗的声音拖的很长,他露出饶有兴味笑容,“应该是发生了让你忘不了的事情吧。我猜猜……难道是把你压倒在床上然后强吻之类的?”


“……!”


“哇,这个反应……呵呵,看样子是让我说中了呢。”朗看着我轻笑出声,他用双手捧起我的脸,轻声在我耳边低喃,“脸红的像煮熟的章鱼……这样只会让人想把你一口吃掉啊。”


朗刻意压低的声音好像有种魔力,那种磁性好像能轻易把人诱惑到深渊。


不能掉下去。




我伸出一只手抵在他的胸前。


“不要给我这样暧昧的回答。”


“那么想知道吗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这样啊……”


朗将我放开,深邃的目光注视着我,嘴角勾起一个游刃有余的弧度。


“也不是不能好好回答你啦,但是作为认真思考的回报,能给我点奖励吗?”


“……有种不好的预感。”


“比如说……啊!”朗的右手握拳轻轻往左手掌心一锤,“就用七海穿裸体围裙来做交换吧,如何?”


“我拒绝!”


我明明在认真问他问题,怎么又提到这种不正经的事情。


真是过分的人。


“那么就算了,来洗碗吧。”


“……”


朗总是这样狡猾,无论过去还是现在,这一点都没有改变。我明明知道,却还总是忍不住去咬他放下来的钩子。


他把自己的想法埋得越深,我就越是想探求。虽然想探求,但是我也不想一味地按照他挖好的路走,会不甘心的。


“……可以,但是朗也要和我一起穿,粉色的裸体围裙。”


听到意料之外的回答,朗吃惊地睁大了眼睛。


……有种胜利的快感。这种感觉似曾相识,类似的场景好像以前也在哪里发生过。


“呵呵,你真是兴趣奇怪的人。和你在一起大概永远也不会厌倦。”


“不行吗?”


“……你都要求了,也不是不行。成交吧,七海。”


“不能有半句谎言。”


“是,是。我不会对你说谎。”


朗一把将我拥入怀中,我嗅着他衬衣上的味道,耳朵贴在他的胸口。朗的心跳声和他人一样,律动平和,很少会因为什么事情打乱节奏。而我却不同,虽然已经一起生活了这么久,但是每当被他这样拥入怀中,无论是我的心跳、身体还是思想,都无法再像平常一样轻松的控制。


我闭上了眼睛。


自己究竟了解这个人多少,我并不清楚。即便如此,我却已经这么喜欢他了。


我消除了他的记忆,我想抚平他灵魂的喧嚣和饥渴,我想救赎他。


我想成为他生命中唯一的选择。


所以,朗——


告诉我吧,你的答案,你的想法。哪怕只能多了解你一点,也会让我感到无比安心。


“对你来说,过去和我一起经历的事情是重要的回忆吧。但是对现在的我来说,过去的记忆只是单纯的一片空白而已,我并不想把它填满。我不好奇自己为什么失忆,也不在意为什么少了一只眼。”


“……真像是你的作风,让我一个人留存过去的回忆。”


“呵呵,抱歉,一个人守着两个人的回忆,很寂寞吧。”


我听不出朗的声音里流露的到底是温柔还是无奈。但是作为回应,我环住他腰的双手又增加了几分力度。


“想活在当下,为此就必须抛弃过去的回忆——我有这样的预感。我只想和你在一起生活,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就够了。”


“你总是说这样的情话。那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呢?”


“……消失?”


不知是不是错觉,在听到这两个字时,朗的心跳好像乱了几拍,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。


“嗯……比如不喜欢朗了,离家出走之类的。”


“啊,还有那种可能性啊~”朗的声音染上了几分危险的音调。他弯腰捧起我的脸,微微低头,我们俩的距离近到鼻尖碰鼻尖,“你不存在的‘当下’毫无意义。如果真有你消失的那天,我会选择找回曾经抛弃了的过去。”


选择……这种说法简直像是自己能够随心所欲的找回回忆一样,怎么可能。


——虽然是这样想的,但我并没有说出口。因为在我面前的,是朗认真到有些严肃的面孔。


“不是不可能,我想做的话,就能做到。”


像是在回应我内心的疑惑,朗用小到我刚好能听见的声音说道。他直直地注视着我,不给我任何回避目光的机会。


这个狡猾又危险的男人。无论时间怎么推移,他都不会变成狼,他是永远的猎人。




“我爱你,七海。以后也一直像现在这样,和我生活下去吧。”


朗轻笑着,将如羽毛般轻柔的吻落在了我的唇上,像是在缔结一个永恒的誓约。


“我也爱你,朗,用我一生的时间。”


 


 


 


————正文END————


 


想用糟糕的裸体围裙梗写个番外【如果有时间的话【捂脸///嘿嘿嘿 





评论

热度(52)

  1. shawn北水没原Kita_ne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百日BG主页北水没原Kita_ne 转载了此文字